黑龙江七台河煤矿事故源于瓦斯爆炸:矿主被控

  • 文章
  • 时间:2018-12-22 06:34
  • 人已阅读

那是金秋的十月,自傲好像是骄阳里的酷热而慢慢消退。犹如随年齿增进而慢慢褪去的稚嫩和纯真。换之的却是刻在心崖墙壁上的那些许多难过和落漠的笔墨。我知道,曾经的一切都应当有所终局了,这就似乎每篇文章的开头都应当有一个句号同样。然而,我想,除句号,应当还有个跋,就似乎一年中的最初一天,除检查之外还应当有一个沉思 深入……糊口不句号,惟独许许多多个把句号拉成叹号的进程。因而,刻下,我只能站在心海的身旁,听波浪对海岸的击打声,看海岸对波浪那禁不住的诱惑。惟有两岸的景致悄然默默的站立着,悄然默默的望着天涯缥缈的浮云化作事实中的白帆在心海中流浪着,永不沉沦。这莫非等于心愿吗?(文章阅读网:www.sanwen.com)海的那一边也会是广宽深远一如草原的海吗?倚栏而望,火红的日头就这样悬于地平线的中央。在碧水于蓝天的交界处绚烂如锦。这究竟是向阳仍是夕照?惟独那叶小舟载着这样一个不答案的问题迷惑于大海上。无论如何,他都已被镀上了一层金光,在做一次不知有不起点的远行。其实,金光永远是金光。而小舟也究竟是小舟罢了。冬季的半夜里,惟独那圆圆的月华,鼾声如雷。好像是古典诗词的神韵变幻的天籁之音,让每个悟性颇高的歌者去倾听。而后,记录在性命中,谱一曲千古绝唱。让旧事焚烧似火,烧灼灵魂和许多慢慢败坏的神经,让分子和原子在强大的躯体里碰撞,组合。最初的涅槃。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5692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