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不要再假装了解90后

  • 文章
  • 时间:2018-10-24 13:33
  • 人已阅读

  我在想,到底是什么发生了变化,为什么仅仅几年时间,这种对青春的打压和不认同现在突然变成了一种对青春毫无原则的赞许,或者是毫无原则的鼓励。

  

  你们该怎么对待90后

  

  最近在微信上看到了一篇文章,是钱老师写的《我的告别时刻》,里面有一段话,他说对于70后、60后我了解,80后我了解一点点,90后我完全不了解。他非常诚实,他承认自己是完全不了解90后的。但是我们现在会看到很多人假装自己了解90后的年轻人,我经常被作为年轻人的代表去参加很多广告商的活动或营销会,经常会出现一个PPT,上面是一个戴着棒球帽,穿着一个印着脏话的T恤,戴着一个耳机的年轻人,旁边配以“我就是我,青春就是任性”之类的文字,背景音乐配以汪峰的《怒放的生命》这样的歌。你会看到基本上是40岁,穿得很体面的中年人,自以为很时髦,经常冒出什么“也是醉了”,或者“挖掘机到底哪家强”之类的,很恶心的网络词跟你交流,自己以为非常时尚,但其实听到的人会很尴尬,他们其实是在假装了解90后,他们假装试图以这样的方式讨好90后。

  

  我们在想,年轻人某种程度上得到的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夸奖,为什么?仅仅是因为我们是巨大的消费群体吗?而我恰好也认为,当你不负责任地去把很多类似于追逐梦想、不忘初心、坚持自我、永不退却之类的话告诉年轻人,仿佛这样你就会获得成功的时候,我觉得这也是很不负责任的。

  

  我觉得正确的方式是,你应该去解释一个真实的世界,没有那么多蔷薇色的光芒和泡沫的世界,一个年轻人真正要面对的世界,这才是真正的负责任。

  

  90后要面对的问题

  

  现在对年轻人来说是一个好的时代吗?我觉得如果我是90后,其实要面对的东西我自己挺害怕的。我要面对的一方面是人力需求的减少,前段时间我去采访Google一个首席科学家,他在做人工智能和计算机的深入学习,当我们想到机器人的时候,就会想到扫地机器人,特别笨重地扫来扫去,他说不是这样的,他在做机器人大脑的深度学习,像一个孩子去学习语言,学习数学一样,就像人一样的学习。他现在的进展是,他的机器人已经能够做到从一些狗的照片里面自觉地识别出一张猫的照片,这是一个很大的成就,说明机器人具备了一定的智力,他说现在机器人的智力已达到两到三岁小朋友的水平,而且这个进步是飞快的。所以当人工智能真正实现的时候,会有很多的职业不再被需要,最显著的比如会计、股票、基于商业管理、人力管理的职业,很多职业不再被人需要,因为全部可以被机器或者人工智能代替,这在十年之内,二十年之内就会发生。

  

  第二个要面对的就是放缓的经济增长。我们在座各位都有感觉,我们最不值钱的东西就是钱。

  

  要面对的第三点就是资本与阶层的互换。黄仁宇老师写过一本书叫《中国大历史》,他在里面说,中国的社会就是一个潜水艇夹肉面包的社会,其实就是subway(赛百味),上面一层面包就是所谓的权贵和大量资本会聚的人群,底层的就是农民,中层是指因为缺乏法制而用道德维系的中间阶层,而他们一层一层的阶层也是固化,大家上不去,也下不来,就是这样。这个社会阶层到现在都没有那么大的改变,所以并不是说这种阶层的上升无法实现,而是从古至今都是前所未有的艰巨。当然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忽然从卖报纸的变成了什么大亨,或者类似马云这样的故事,但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的阶层要上升并不是那么容易,这就万博体育官网登陆,万博体育 百家号,万博原生体育app是资本与阶层的固化。

  

  第四,我们没有去尝试过真的自己能够对社会产生特别大变化和特别大影响的时候。我去年去了台大,台大有一个广场,大学生会把他们想要跟社会沟通的话写在上面。当时看到,最下面写着:“害怕失去的人们你们好吗?”当时我去看了一个话剧,那个话剧也是台大的学生自己排的,叫《玫瑰色的国》,话剧讲的是台湾从几百年前到2050年的社会变迁史,他们自己去演台湾的政治变化以及对人的影响。我印象最深的是当时海报里有一句话:我会记得这年代里你做的事情,你在曾经不仅是你自己。这是张悬的《玫瑰色的你》的歌词,他们用在了海报上。当然他们把那个社会变得更好还是更坏其实是不得而知的,因为社会还在发展过程中,但是我觉得他们至少有一点比我们幸运,就是在于他们真的能够在这个社会当中打造自己的参与感。

  

  我去问台大的老师这种变化,他就给我讲,原来台湾年轻人就是“小确幸”,我去开一家咖啡馆,去开一个小小的书店,有一点点小小的确定的幸福就够了。现在当他们忽然发现“小确幸”无法实现的时候,他们就会争取更大层面的社会进步,开始关注环保、人权、民主进程之类的,他会关注和参与这类事情,他们已经从物质时代变成了后物质时代,那真正是我所说的可能我们现在阶段没办法实现,但是我相信很快就会实现的,我们现在在社会和政治参与上暂时是感觉到无力的。

  

  这到底是一个好的时代还是坏的时代?我的想法是没有好的时代和坏的时代,所有的时代是差不多的,也没有一个所谓特别优待年轻人、崇拜年轻人的时代,或者特别打压年轻人的时代,时代永远是这样的。就是给少部分人机会,而拒绝大部分人;你赞扬少部分人,批评大部分人;你允许小部分人上升,而让大部分人甘于平庸。所有的时代其实差不多。

  

  如何去克服这个时代

  

  并不是让大家扔掉手机去过苦行僧的生活,而是有时候我们要认真地去想一下生活当中这种变得越来越富裕的工具,你要想一下它带给你的是脆弱和焦虑多,还是万博体育官网登陆,万博体育 百家号,万博原生体育app带给你的自由和快乐多?对我来说它已经带给我越来越多的焦虑和脆弱,所以我觉得越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越是应该回归一种简单易行的生活,不需要依赖太多条件就可以生存,而且永远还会有空间的生活方式。

  

  第二点是用独立精神克服这个时代。上个月我去南京师范大学做了一个讲座,现场一个学新闻传播的大二女生和我说了几点。她说,我觉得你这么成功,你假装去了解我们的苦闷,你其实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第二点是,你给我们熬这么大大的一锅心灵鸡汤,对我们来说有什么用?她说的第三句话是,你说的这些东西你自己相信吗?

  

  她说的话,我其实到今天还在想。其实,在我的理解里,我真的觉得没有成功的人,没有成功的人生,我觉得只有成功的事情,比如说他做了一个成功的企业,他拍了一部成功的电影,他写了一部成功的书,但是我不觉得存在成功的人生,我觉得任何人的人生都有别人看不到的委屈和不甘,任何人都是这样的。

  

  她说的第二点,你跟我们说的这些心灵鸡汤我们每天都在喝,到底有什么用?我当时在想,确实是这样。我不知道一个人他有多虚弱,才会去靠心灵鸡汤这样的东西去喂养。需要心灵鸡汤吗?我觉得某种程度上也是需要的,但是并不需要那么频繁。我有一句特别喜欢的话,是尼采说的,他说那些让我们醒悟的东西往往让我们觉得痛苦,我觉得这句话说得特别好,当我们觉得痛苦的时候,我们的第一反应是克服,但是周围一些事情往往是让我们去醒悟的。

  

  她说第三点,你自己说的话你相信吗?我到现在还在想。高考结束我去了四川,我当时在北川走了一整天,北川只有一家卖吃的,是一个卖猪蹄的,我印象很深刻,因为我那天特别饿,我就买了七八个猪蹄,坐在马路牙子上啃。我旁边也坐着一个老头,然后就拿个猪蹄给他,然后和他聊天。就和他说逝者安息,生者坚强这样的话,他漠然地点了点头。后来他就讲,他有一个20多岁的女儿,当时在农业局工作,他和女儿在家看电视,因为他身体不好,所以他就坐在沙发上等死,然后他女儿20多岁,跑得很快,很快跑下楼万博体育官网登陆,万博体育 百家号,万博原生体育app,他看到他的女儿被楼压死。我当时很后悔,我和他说了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关于相信和不相信,我们这个时代,其实我们的不相信是经验性的。因为我们会发现,不是没有好的东西,只是这些好的东西有些太微弱,太短暂,来不及相信,它就在阳光下蒸发。

  

  所以最后我要说,你可以不相信这个世界,因为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这个世界,我真的不相信。但是你至少可以相信你可以克服这个时代,这个时代是一个庞然大物或者是一个你无法战胜的东西,你没有办法用个人的力量完全扭转它,但是你可以在自己的身上去克服它。




这是水淼·dedeCMS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18-10-24 13:33:48)

上一篇:乔丹:从绝杀开始,起飞

下一篇:没有了